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

(轉貼) 祭祀超渡,功德無量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一個人最苦的,不是冤,不是病,而是有冤無路訴。 

尤其是去到最後時刻,生關死劫,臨斷氣的一分鐘,要是仍然感到莫大的冤屈,放不下,想不開,今世絕望了,含憂憤而死…… 

亡者不安息,身邊的眾人亦受感染,連所置身的環境,空氣中會充滿負能量。 

雖然,未必會戲劇性地化為厲鬼,但是那種不愉快,會停留很久很久。 

凡是古戰場、監獄、醫院、墳場,以及部分舊房子等,俱有這種特質。要是冤死的人愈多,悲憤之情愈強烈,堆積的不快感結聚,形成無形的重壓。 

像中國東北,日治時代的戰俘營,或波蘭囚禁猶太人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等,當你到訪過,雖然事隔數十年,物換星移,人面全非,我們仍然感受到那種沉重。像先前所述的「猛鬼島」,正是這種情況,歷年來,積聚了無數遊魂野鬼,有冤無路訴。 

說起來,其實統統很可憐。 

我們唯一可以做的,是為亡者祭祀超渡。許多人對此有成見,通常聯想起的,是大搞水陸道場,眾和尚道士打齋,主辦單位乘機斂財。 

曾經有位長輩,對這些繁文縟節,深痛惡絕。只因為在家人的喪禮上,見識過極度市儈的僧道:手戴金勞,口中一邊唸經,一邊算錢,惡俗到不得了。試問,你怎能相信這些敗類,有本事替亡者超渡?他們將來身陷地獄也說不定,自顧不暇,還指望他們唸經救度? 

《地藏經》專修因果生死,早說過,凡是想脫劫超渡,最大的力量,是自救:懺悔,覺悟,反省,通過誦經,令自己脫離三惡道(「畜牲」,「餓鬼」,「地獄」)。 

不幸本身無佛緣,由親友幫忙,生者得七成功德,亡者僅得三成,所以常言道:「求人不如求己」。 

但總勝於無。別看輕誦經的效力,在茫茫孽海之中,只有誠心的祝禱,可以喚醒良知,渡化一切冤苦……最重要是費用全免,何妨一試?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

(轉貼) 避免給人錯誤的期望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日常生活裏頭,有一樣很重要,又易受忽略的事項:「避免給人錯誤的期望。」 

即是,現代西方人常說的:「Expectation Management」(期望管理)。 

由於受忽略,於是不知不覺間,得罪、冒犯、結怨,甚至是破壞關係,亦有嚴重至惹上殺身之禍。 

像日前所說的「猛鬼島」故事,島上原是堆積了大量怨靈。當你大叫「開飯」,等於誤導它們,以為久餓得食,待群靈湧上來,才發覺撲了個空,自然遷怒於你。 

當然,可以說「不知者不罪」。但是成人社會的潛規則,是凡事不會說明白,預期你自動自覺,又自生自滅。 

不止是人與鬼,人與人、人與神,或人與畜牲,在彼此相處上,亦要留意:避免發出錯誤的訊息。 

簡單如你對寵物,要是每晚定時八點正餵飼,經一段日子,牠會預期這是必然發生的事。以後,當你遲餵,或忘記,寵物必然會感到失望和憤怒。 

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則更複雜。最常見的情況,是女子年輕貌美之時,追求者眾,她不懂避忌,有風使盡渎,收受所有的好處,餽贈、奉承,而不打算給一點點合理回報。 

於是給予眾觀音兵錯誤的期望,有車照坐,有禮照收,統統以為是應分。引得對方誤以為你有意,追求得更起勁,及至後來發覺你無心,於是作出激烈反應。 

去到這地步,你不能再扮無知,或推卸責任。這是所謂「分寸」。當任何人失去了,不懂得拿難,後來的代價會非常慘重。 

引申至任何人的關係:談戀愛、做生意、搞政治,以至提供任何服務。 

為免令人誤會,我們唯有常保持謙虛的心,多聽、多看、多學、多思考、多包容,令自己成熟世故,別幾十歲人,仍扮作天真無知可愛狀。 

從算命看得出,紫微斗數稱為「地空」「地劫」,天生常易令人誤會。

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

(轉貼) 風雨中,猛鬼島,喊「開飯」(下)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神枱放紅筷子,常有。但是怎會有菜刀? 

原來是水上人的習俗。船上其實頗多利器,像船錨、魚叉、鹇繩、魚刀等,俱有殺傷力,但通常,會在神枱之上,多藏一把菜刀。菜刀應收在廚房,為甚麼會升格上神枱?有人說是為防賊,有人說是供神(神打),亦有人說利器不祥,應放在神枱,由神明看管。 

但不論是任何緣故,在猛鬼島上,泉嬸被邪靈附體,當此危急奇詭的關頭,神枱菜刀就大派用場。 

賢哥從神枱取得菜刀,連跑帶跳地趕返沙灘,泉叔接過,反轉刀背,往泉嬸的身上猛力拍打。先前,泉嬸已轉男聲,亂叫亂嚷,根本沒有人聽懂她說甚麼,簡直完全變成另一個陌生人。 

卻仍有知覺,泉叔每次用刀背拍下去,泉嬸必慘呼:「痛!」並怒瞪他:「你斬呀。夠膽大力斬,斬死你老婆!」泉叔不睬,乾脆使出蠻勁,一刀又一刀,專揀泉嬸身上厚肉的地方拍打下去。 

就這樣吵吵鬧鬧,不久,泉嬸即回復原聲,罵道:「啋,阿泉,你做乜咁大力剁我?」至此,泉叔知道邪靈經已離體,馬上扔掉菜刀,將泉嬸緊緊抱住:「好咯,冇事咯,你返番來咯……」 

這時候,島上風雨交加,眾人躲入海邊的岩洞暫避,向泉嬸問起剛才的遭遇,她茫然若失,似是忽然斷片。大家回想先前的狀況仍是驚魂未定,全身顫抖不停。 

其後,漁港的民眾,每說起此事,俱將變故的關鍵,歸咎於泉嬸叫「開飯」開始。那猛鬼島上,幾十年來,不知聚集了多少凶魂厲魄,俱是仇深恨苦,怨氣極重,慘 在無處可宣泄,更沒法化解。島上沒碑,沒廟,沒殮葬,沒收沒管,說起來其實很可憐。當積聚了大量寃穢之氣,似是一個火藥庫,忽然有生人大喊「開飯啦」,以 為可享祭祀,還不蜂擁而至?又如飛蛾撲火。 

但當一發現是誤會,以為被捉弄,怒火似是點燃了的火藥引,於是即場翻臉。 

這又牽涉到做人做事,勿給予對方錯誤的期望……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

(轉貼) 風雨中,猛鬼島,喊「開飯」(中)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當天昏地暗,風高浪急,五艘漁船被逼泊岸猛鬼島,其心情之慌亂忐忑,可想而知。 

也顧不得那麼多,由泉叔帶頭,與眾人七手八腳,將五船用粗纜連成一排,以防被風浪沖散。泉嬸則一向是伙頭女將軍,即時率領眾漁婦,在岸上的沙灘,分頭拾柴架石,一起砌爐做飯。 

天色轉眼已入暮,在將黑未黑、乍明乍滅之際,晚飯燒好了,熱香撲鼻,眾人腹如雷鳴,充滿期待,好不容易,終於等到泉嬸扯直喉嚨大喊:「開飯啦!」中氣十足,似響遍整個猛鬼島。正當眾人滿心歡喜,一湧而上,預備開懷大吃,怎料變故驟生。 

首先是連繫五艘漁船的纜索,忽然「啪」一聲巨響,竟統統齊口斷裂! 

泉叔趕快撲上前去,出死力扯緊五艘船,這邊正忙不過來,那邊的泉嬸,似飲酒爛醉,開始胡言亂語,喊打喊殺,一時說人話,一時說古怪的鄉野方言,還扯散頭髮,往自己的臉上亂抓,兩邊面頰登時現出幾條血痕,猙獰恐怖之極。 

他們水上人一向多靈異經歷,賢哥見勢色不對頭,知道泉嬸九成是被邪靈附體。百忙之中,荒山野嶺,向誰求救去?靈光一閃,他飛快跑回上船,從高處的神枱,找出供神用的一對紅筷子,又氣吁吁跑回岸邊。 

這時候,泉嬸鬧得更厲害,抓起樹枝沙石,胡亂扔向眾人,大哭大叫,在漫天風雨中,情景無比淒厲。賢哥使力按住泉嬸肩膀,伸出紅筷,牢牢夾住她中指,大聲喝問:「究竟你是誰?有何得罪?幹嘛要找泉嬸上身?快速離去!」 

通常,當漁民出動到紅筷子,陰靈多數害怕,乖乖說出來歷,然後啜泣,希望博大家同情,多賞米飯溪錢。不料這一趟,來勢極兇猛,一雙紅筷竟脆弱如牙籤,當場 斷成兩截,泉嬸吃吃笑:「憑這對吃飯傢伙?我要你們今晚統統死在這裏!」眾人大驚,泉叔飛身撲上,將老婆泉嬸大力壓住,大叫:「紅筷子不夠力,快上船,請 神枱菜刀出來!」

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

(轉貼) 暴風雨,猛鬼島,喊「開飯」(上)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以下,是朋友老貓所說,港島南區的大海故事。 

我們日常生活在鬧市,幾乎忘記了,繁盛的香港島,原本是個漁港,而漁港的起點,原本是在南區,即是香港仔、鴨脷洲等一帶。 

老貓在當地長大,自幼聽過許多漁民出海的靈異故事。 

其中之一,是暴風雨中,五艘漁船停泊在猛鬼島的可怕遭遇。 

所謂「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」,香港仔的上一代船民,仍經常出海捕魚。有趟盛夏猛暑,五家漁民,預備駛向遠洋捕魚,相約一起出發,彼此好有個照應。 

怎料早上啟航,尚未離開香港水域,船上的電台廣播,已預告有一場暴風雨,從西南偏西,驟然朝他們急劇來襲。 

這時候,海面已出現白頭浪,天上風雲變色,五艘漁船雖然出海經驗豐富,但看這等來勢,也不敢繼續航行,急急在附近找地方泊岸。 

幸好,當時他們仍未駛出汪洋。而港島以南的海面,散落不少零星島嶼,荒涼貧瘠,自古杳無人煙,他們正想逐島觀察……  

怎料這場風雨,來得比他們預期更快,狂風呼嘯,海面已升起大浪,不能再耽擱了!帶頭的泉叔,將ɜ盤一扭,即刻駛向最靠近的小島。 

同行的賢哥,不禁面色大變:「那是猛鬼島,大家說好不能靠岸!」 

泉叔沉聲道:「我知道,現時風大雨大,也顧不得這麼多,我們保命要緊。」 

原來這是一個無人、無名的小島。可是由於微妙的地理位置,海流總是將附近偷渡客的浮屍、鯊魚咬碎的殘骸,或溺死者的肢體,陸續沖上岸邊。加上盛傳二次大戰時,日軍曾在島上集體處決戰俘,四處白骨森森,皮腐肉爛,卻從來無人收拾拜祭,儼然是人間修羅場。
漁民熟知這一帶地形,從不敢上岸流連,還替它胡亂起了個名字「猛鬼島」…… 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

(轉貼) 都未準備好(!)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每逢年尾,公司例行「重整架構」,總有一些員工被請離場。 

小友心生不忿,一邊收拾細軟,一邊血淚控訴。同事大感出奇:「經營環境壞到這地步,早已全行皆知,竟然還不早作準備?」 

小友慘呼:「我都未準備好!」 

眾人愕然:「咁幾時?才算準備好?」 

等你有十億元家財?等你已賺夠上岸? 

抑或等你環遊世界回來,才遞辭職信?或等你找到好歸宿,恭請引退? 

不不不,生老病死,悲歡離合,種種無常,我們何曾準備好過?根本沒可能。 

問誰有福氣,臨死前,可以心安理得地囑咐:「今日夠鐘,準備好了,可以收工。」然後安詳上路? 

除非是高僧,或大修行人,道行高深,靈台明澄,有本事預先參透因果。 

說出來好像很玄,其實不,生關死劫之外,在我們日常生活裏頭,像考試、工作、買樓、結婚、生子女等等,只要準備充足,幾乎可以擔保一定成功。 

究竟何謂「充足」?前輩朋友菜師傅,給我們啟示:像每日做功課,早上起來洗面刷牙,時刻在準備狀態。 

他是香港六七暴動後移民,舉家遷往美國芝加哥,開中餐館,五十年來養妻活兒,豐衣足食。 

在海外,人生路不熟,很不容易,工作要比一般人努力兩、三倍。而且當地的餐飲業競爭激烈,美國人的飲食水平亦提高了,餐館要不停推出新菜式招徠,近年最受歡迎的是「甜酸骨」。 

聽名字,不稀奇。但請教做法,竟涉及二十多個工序,並隱藏三條秘方,烹調過程極繁複。
餐館每日要賣幾百客,怎趕得及?菜師傅說起來輕描淡寫:「不難,每日準備好,就行了。」 

瞧,原來「準備好」的定義,正是「每日」。果然是勤有功,莫失,莫忘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

(轉貼) 想飛,先要拍動翅膀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當你很厭倦地上的生活,日夜卑微地食塵。 

於是想飛,上青天,自由自在地翱翔。 

這是許多人的夢想。很好,可是在起飛之前,先要拍動翅膀。 

別說後來飛得成:畏高、怕冷、離地缺乏安全感等等,到時又有另一番牢騷。 

只是在起飛前,很多人尚在練習階段,經已鬼揸喉:「快累死了。」

喂,老細,你既要飛,又怕辛苦,不如繼續留在地面,端一張沙發躺下,最舒服。 

想飛,練習多幾吓拍翅膀後,開始有少少離地,又驚呼狂叫:「驚驚驚,怕怕怕……」急急踩返落地。 

試問這樣子,怎飛得成? 

飛行一向是冒險。如果凡事你要保證百分之百安全,百分之百無風險、無損傷、無失事,那是錯誤判斷形勢。 

後來,真的出事了,呼天搶地,怨天尤人,打神罵鬼,幾十歲人竟然天真到這地步?旁觀者嘖嘖稱奇。 

幸好,亦有些正面的成功例子:飛幾步,丟下來?不要緊,咬實牙關再來過,不怕衰,不怕瘀,檢討自己,切實改進,一而再,再而三嘗試,終有一天,一飛沖天去。 

亦有人太過迷信「命中注定」,以為既然算命有成功的舻象,到時自然吹起一陣好風,單憑借勢,不用發力,自然送我上青雲。 

這樣想又未免太容易。起碼先要戴上頭盔,換套飛行裝吧。 

若果連舉手之勞也省掉,正如老外所言:「no sweat」(滴汗不出),未免過分,好得似假,太「膠」。 

卻又未至於血肉長城。 

但是任何成功,必先要付出合理的努力,心裏才踏實。 

否則,怎會珍惜?亦沒法留住。即使萬一飛得起,亦沒有飛下去的本事。


hongchi.hk@gmail.com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