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

(轉貼) 聖母未現,天使先行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當你接觸「顯靈」這題材,各路英雄紛紛報料。 

像隔籬屋師奶個大嫂,乘飛機往台灣時,曾在高空見觀音坐在雲端。 

又有舊同事個舅父,曾經見過齊天大聖,上咗佢身合體之後,可以自劈十八刀,唔死得。 

諸如此類。要是你上社交媒體YouTube等,有大量疑似的照片及短片供應。還記得本版同文森美,去年提及一位朋友,曾不經意說出,他媽媽在屋邨的樓梯間見過「耶穌」,從此轉信基督教等。 

可見聖靈無處不在,各自各精采。 

又可見作為聖靈的難處:應怎樣亮相?以哪一種方式出場?才能夠令精叻、多疑,又每日吸收大量資訊的我們,相信你有真正的大能? 

中國式的顯靈,通常會帶備禮物:兵書、寶劍、仙丹、秘笈等,實用至上,咪以為做神仙的冇料到。 

西方的傳統,則是派遣天使,作先頭部隊。 

正如我們見大老闆之前,先有秘書或助手出現,作種種沩馨提示:握手的力度要適中、會面的時間只有十分鐘、不可自行拍照發表等等。 

同樣道理,童貞女瑪莉亞在懷孕之前,天使先來報喜,歐洲博物館有大量這類題材的古畫,也不知道是真有其事?受金主指使?抑或純粹是畫家的善良願望? 

至於花地瑪的聖母顯靈,最特別之處,是前後共六次,並有大量在場人士觀看為證,才足以造成一百年的震撼。 

可是卻甚少人提及,在聖母第一次顯靈:一九一七年五月十三日這重要日子之前,三位小牧童,原來曾經見過天使三次。 

據露茜亞、法蘭西斯高和謝茜達的記述,早在一年前,即是一九一六年的春、夏、秋三季,先有天使來向他們報訊。正確的日子忘記了,約六個月後,才第一次見聖母(白衣女士)。

原來,之前的鋪排,是為了給小朋友有充足的心理準備。 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       
 

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

(轉貼) 第三個預言的智慧(下)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據教廷記錄,一九五九年八月十七日,教宗約望二十三世,曾經索閱收藏「花地瑪第三個預言」的秘密信封。可是,不久,他原件退還,從此隻字不提。 

另一次,是一九六五年三月二十七日,另一教宗保祿六世,亦曾取出信封。看過後歸還,卻決定內容不能公開。 

及至一九八一年五月十三日,亦即是事發六十四年後,花地瑪聖母首次顯靈的那一日,當時的教宗約望保祿二世,遭土耳其槍手行刺。遭搶救後,他認為是聖母保 佑,替他擋了那顆原本致命的子彈。當出院返回教廷,他取出那個秘密信封,內藏一白、一橙兩份文件。前者,是露茜亞的葡文原稿;後者,是意大利文翻譯本。閱 後,教宗決定將內容公開,在一九八一年六月七日的祈禱文,他首次透露:預言的內容,主要是勉勵世人懺悔、信奉、諸惡勿作,以及虔誠禱告等等。 

相比起第一,以及第二個預言,許多人認為第三個預言「平淡」,不夠刺激,兼且說教的成分太重,於是懷疑其真確性,甚至疑心教宗沒說出全部真相。 

這一「疑」,又引出無限揣測和謠言,但一切,經已跟「第三個預言」無關。二○○○年,教宗專誠訪問花地瑪,跪拜顯靈地點的聖母像,再次扼要講述預言的內容,並會見當時已九十三歲的露茜亞修女。 

五年後,修女和教宗,在二月和四月先後去世,完成了今生這一場奇特的緣份。 

至於預言中內容,也不可以說是沒有分量。要是我們持續仇恨、報復、殺戮……去到最後,誰也不會有好結果。 

花地瑪方面,今年雖然會盛大慶祝聖母顯靈一百年,但是對於三個預言,卻盡量淡化,拿難的態度非常謹慎。 

並非他們不相信,而是顧及宗教的立場,不想將露茜亞修女太個人化,將她打造成《舊約》「先知」的角色,寧願將一切榮耀歸於聖母,希望可以減少紛爭,帶來世界和平,相信這亦是我們所有人的願望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       
 

(轉貼) 第三個預言的智慧(中)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花地瑪聖母顯靈的預言,只有當年十歲的露茜亞,唯一一個接收到。 

其他在場人士,包括她的表弟法蘭西斯高,和表妹謝茜達,以至後來的七萬群眾,俱是目睹異象,或聽聞部分語音而已。 

換句話說,所謂「預言」,全憑露茜亞演繹。 

而她只是一個牧羊女,貧窮,卑微,不識字,從未上學。 

性格單純、善良,還有一種鄉下人的固執。 

可是亦因此,令事件更可信。 

《舊約》《聖經》中的天主,曾經選擇挪亞、摩西等成年男人傳話。 

《新約》《聖經》將角色年輕化,改為耶穌降世。 

還有傳說中的祭司、智者、先知,甚至少女(聖女貞德)等等。 

去到一九一七年,聖母卻竟然揀選一個女童? 

據一般世俗人的勢利眼,大老闆(天主)有說話要交帶,應該找當時的美國總統、英國首相、羅馬梵蒂岡的教宗,甚至是任何一位超級富豪也好,深入權力核心,廣發新聞稿予全球傳媒,豈不是更有效率? 

幾時輪到你葡國山區的小牧羊女?但不,露茜亞勇敢站出來承認:是見到,就見到了。是聽到,就聽到了。並肩負後來的一生重任。 

換作其他的醒目仔,或醒目女,還不抓緊機會,乘機挾以自重?自封為女皇\教主,吹噓神通,繼而聚眾斂財,或進一步挑戰教廷,歷史上亦常有發生。 

露茜亞卻很謙卑,在後來的自傳中,她多次強調,自己只是一個「傳話人」,至於預言應怎樣演繹?應由教宗來定斷。 

過程中,是冗長又嚴厲的反覆審查,穿過一重又一重的行政及官僚架構,最後寫成詳細的文字記錄,收藏在教廷的機密檔案室。 

一九五九年,當時的教宗約望二十三世,第一次要取閱……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       
 

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

(轉貼) 第三個預言的智慧(上)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
有關宗教人物的顯靈事舻,不敢說常有,但是間中,在世界各地總略有聽聞。 

唯獨是花地瑪事件,一百年來,廣受關注,影響歷久不衰,相信除了聖母六次顯靈之外,還有祂留下的三個預言。 

期間,經歷千錘百鍊的考驗,牽涉極度敏感的宗教及政治因素。當時才十歲的露茜亞,在往後的大半生,不斷受多家權力機構,從多方面向她嚴格拷問,質疑、調查,幾十年來反覆不停。 

要是她造假,或信仰基礎薄弱,整個人早就崩潰了,還怎能有機會安然活到九十八歲? 

尤其是,當年記錄下來的三個預言,若干年後,陸續實現,更令人期待事件有更重要的發展。 

第一個預言,是揭示第一次大戰將快結束。但要是人類處理不善,將會有第二次更悲慘、更可怕的戰爭,即是二十二年後的二次世界大戰。 

第二個預言,是指俄國將會背棄宗教。要是人類處理不善,影響將會伸延其他國家及地區,直至若干年後,俄國才會宗教復興。 

對照現實:一九一七年十一月,即是聖母六次顯靈(五月至十月的十三日)後不久,俄國發動「十月革命」(俄曆十月,西曆十一月),將既有的一切社會體制顛覆,並向外輸出革命。 

直至一九八九年,柏林圍牆倒下,蘇聯解體,宗教活動再度興起。為紀念這次巨變,在花地瑪的聖殿廣場上,特別陳列了圍牆倒塌後的磚頭。至於第三個預言,其實在一九八一年六月七日,梵蒂岡教廷已正式公布細節,可惜許多人仍拒絕相信。 

原來這些由露茜亞轉述的預言,經教廷多番偵訊審查,終於收入秘密信封,列為最機密檔案處理。其後,曾有兩位教宗索取閱讀,俱選擇不公開。及至約翰保祿二世,於一九八一年的五月十三日(即是花地瑪聖母的首次顯靈日),遇刺被救之後,才決定將這第三個預言公諸於世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       

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

(轉貼) 聖母顯靈一百年後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葡萄牙花地瑪的聖母顯靈事舻,發生於一九一七年五月十三日,距今,即將滿一百年。 

這是當代最哄動,亦是最出名的靈異事件。影響廣泛深遠,而且情節持續發展,不只是單純的一個故事。 

有關該年六次顯靈的過程,已有多種版本。歷年來,往當地觀光的遊客,以及專誠朝拜的信眾,社交媒體有大量上載。可是,以上種種,跟我們有甚麼關係?對我們有甚麼影響? 

事件發生一百年後,這個世界因此變得更美好?抑或是變得更醜惡? 

先看花地瑪。從一百多年前的貧窮山城,衍變成現今的行政教區,居民約一萬,生活水平大為提高。整個地區的宗教氣氛,仍然非常濃厚,並沒有淪為遊客區、商業城,或獵奇地帶。

人民生活豐足,但是崇尚樸素,不愛奢華,平均的消費及物價指數,約是香港的一半。 

他們對顯靈事舻,普遍引以為榮,非常之虔誠恭敬,影響所及,花地瑪人有種超然物外的氣度,對名利淡泊。 

連天上飛的雀鳥,也恍似沾上仙氣,不屑遊客餵飼的麵包或薯條,跟歐洲其他城鎮的同類,有顯著的不同。 

當你親身到來這裏,最重要的只有三件事:朝聖,祈禱,和望彌撒。 

一百年前,跟聖母對話的牧羊女露茜亞,當時只有十歲,成年後當上修女,終身侍奉。二○○五年二月十三日逝世,享年九十八歲。 

與她一起見證的表弟法蘭西斯高,比她小一歲,是個圓臉、健壯的少年,喜歡吹牧羊笛,一九一九年四月四日病逝。死時十歲。 

還有露茜亞的小表妹謝茜達,即是法蘭西斯高的妹妹,是個固執又虔誠的小女孩,比表姐小三歲。一九二○年二月二十日逝世。死時九歲。 

當年,聖母在他們三人前顯靈之時,歐美正陷於第一次世界大戰,一九一八年又爆發西班牙流感。中國則正是民國六年,外憂內患…… 

一百年後,人類社會和平富庶得多。只是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?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         

(轉貼) 旅行撞見,說,或不說?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我們在日常生活,常遇到莎劇《王子復仇記》式的煩惱:做?或不做? 

在外地旅行途中,當你目睹靈異現象,問題則改為:說,或不說? 

像朋友天天說的故事:兩位OL露絲和瑪麗,結伴去旅行,在上海一家三星級的旅館,共住一房。 

第一天相安無事。第二天早上醒來,露絲問瑪麗:「喂,昨晚,你也聽到吧?」 

瑪麗一頭霧水。原來露絲所說的,是昨晚深夜時分,她們已睡了。四周一片寂靜,可是兩張睡床中間,卻傳來拖行李篋的聲音。 

來回往復。像是一個人拉着行李,向前走,又回頭,回頭後,又向前走,踟躕躑躅,始終拿不定主意。聽聲,那件行李還似是相當沉重,內裏裝的究竟是甚麼?一般旅行沒可能帶着家當,行李竟重到那個地步。別說進出困難,連帶趕火車、乘飛機,也會是一大負累。 

看新聞,常有殺人碎屍,塞進行李篋周圍跑的案件……可會是這間房裏,曾經發生過這類不幸案件? 

露絲任由想像力飛馳,愈想愈怕,通宵睡得不好。瑪麗甚麼也聽不到,亦看不見,卻是最怕撞鬼。給露絲說得毛骨悚然,立刻將對話粗暴打斷:「我們住在旅館,上下左右這麼多人進出,拖拉行李有甚麼稀奇?你別再胡說,嚇得我要死。」 

露絲抗議:「可是那聲音,明明來自我們兩張床的中間,不似是樓上樓下,或鄰近的房間傳過來……」瑪麗更害怕,亦因此更生氣。第三晚,她在睡夢中被露絲搖醒:「聽,又來了!」 

瑪麗完全沒聽見,但想起要是真的有人,在自已的床邊,拖着一個裝碎屍的行李篋,不斷走來走去,心理上實在承受不了。她因此惱了露絲,兩個好友從此交惡,只因為露絲選擇了「說」出來。 

但要是「不說」呢?為免掃興,或太過顧及對方感受,即使撞見,也隱忍不說,萬一對方因此不懂趨避,妄撞出事,難道你又會過意得去嗎? 

可見各有各的難處。唯有看你對朋友的了解,因人而異,見機行事。在任何情況下,盡量勿傷感情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         

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

(轉貼) 大澳猛鬼少年團(五):慘冤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露芙的不尋常發狂事件,後來怎樣收場? 

當年仍未流行社交媒體,否則,事件一定會熱載。據說,她在大澳診所大鬧一輪後,醫生也查不出病因,唯有給她注射鎮靜劑,令她停止以暴力行為傷害自己。翌日召來直升機,將她由大澳,送往港島的瑪麗醫院,並同時通知其家人,一起趕來看護。 

這件奇異的事,志霖他們談論了很多年,久久未能釋懷,大家亦一直有保持聯絡。後來志霖往英國留學,畢業後返港,終於找到露芙出來飲茶。再次相見,她已是一位外表敦厚的師奶,已婚生子,日子應過得相當不錯。 

說起前事,她完全沒記憶。從走進女廁起,開始逐漸模糊,似是聽見許多把聲音呼喚。最冤枉,是給她摑了一大巴掌的女同學,露芙記不起曾經有這樣的一回事,似是「斷片」,你不能夠生她的氣,不知者不罪。 

唯一印象最鮮明,是當她聞聲一路入內,走進最深、最暗的廁格時,遇到一個異常高大的男人,面上有痘皮疤痕,穿着鮮紅色的運動長褲,對着她不停叫:「我死得好慘,好慘呀……」 

當日同行的眾人,事後也有做了些資料搜集,查出那天晚上,大夥兒寄住的小學,對開的那片空地,原來曾經是處決死囚的刑場,即是當地人常說的「打靶場」。

志霖省起:難怪對開築有座小廟,想應是那一帶不甚乾淨,才有需要供香火,祭亡靈。 

露芙所見的紅褲男子,和另一位同學所說,在籃球場的籃板上,那對搖晃的雙腳,俱似是遭槍決的死囚。當中,可能涉及冤情,他們死得很不甘心,懷着大量的怨恨 悲憤,亦沒有親友替他們安葬超渡,於是統統化為厲鬼作祟。究竟他們怎樣蒙冤?已不可稽考。露芙現在是一家雲石店的老闆,經營建材料,是很踏實貼地的生意。 

說起此事,聰明朋友留意到:凡是有靈異經歷的朋友,大難不死,其後,反而會投向最入世的人間生活。或許這樣做,才能夠替他們取得平衡,也是一種幸福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