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

(轉貼) 只求散盡,容我引退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終於說到「散」,這是一門更高深的學問。許多人不明白,心太熱,急着要抓、要搶、要拼命賺,一味貪多,只嫌收少了,怎會想「散」? 

於是經歷千辛萬苦,捱過萬水千山,終於建下萬世基業,打下鐵桶似的江山,獨當一面,自封為王,哈哈哈。到這階段,正是雷劈也不肯放手。可惜,命運往往另有安排。 

譬如說:身體不行,捱壞了,百病纏身。或子女沒興趣,嘴藐藐,繼任無人。或時不予我,改朝換代,社會變,時勢變,市場變。即使你有本事捱下去,利潤轉薄,甚至倒蝕,要錢沒錢,要權沒權,要威冇得威。至此地步,試問:還做來作甚? 

有些朋友很善良,又癡心,常說:「為咗班夥計……」但是眾夥計,又是否肯蝕底些「為老闆」? 

不排除這可能性,可惜,通常,總是癡心錯付,誤會了,原來大家都是為咗份糧,不外乎睇錢分上。 

看穿了,於是心淡,部署逐步退出。千萬別看輕這個「散」字,過程中,要做到皆大歡喜,沒穿沒爛,真是談何容易。 

英國人有句話:「優雅地下樓梯」,中國人說是:「燈火下樓台」,大家照着、看着,千萬別行差踏錯,落得個晚節不保,衰收尾。所以前輩早提過:「進退從容自古難」。 

真的難。有朋友每次轉工,每次都小心翼翼,希望跟舊老闆保持良好關係。可惜每次都失敗,每次都吵架收場,每次都不歡而散。 

打工仔尚且如此,當大集團老闆更難。眼看他三十年來,胼手胝足起家,當中犧牲多少?三十年後,為全身而退,逐個客戶拜會求原諒,又向逐個下屬交帶付託,才 能將集團逐步和平解體。正如《天龍八部》的逍遙子,晚年不惜使出「散功大法」,將一生功力散盡耗盡,亦正是這個道理。 

當你目睹前因後果,不輪到你不欷歔。可是萬勿癡心,要是你沒散盡,放不下,後來的下場,必定更慘。這是人生的定律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 

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

(轉貼) 百惠引退了,友和沒有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說到「不如不做」,有句很老套的話:「急流勇退,見好就收。」 

問題是:何謂「好」? 

你說一個億就夠,我認為十個億亦未必夠花。 

你以為移民海外,種花養魚好玩?我卻嫌悶死人。 

上一代的前輩,經歷過打仗、走難、飢荒、抄家、批鬥等之慘,怎會不知道「退」的智慧?
早在二十多三十年前,梅豔芳、張國榮等藝人,個個以此為宗旨:賺夠便算,無謂長做獻世。他們的偶像是日本女星山口百惠。 

後來大家都做到了:百惠引退,張國榮引退,梅豔芳也試過放慢來做。 

卻又如何?哥哥(張的暱稱)不久後,仍是要復出。阿梅稍退半步,即出現《愛君如夢》。同時,大家還忽略了一件事:百惠沒錯是引退了,丈夫三浦友和卻沒有。 

這裏頭,有嚴重的性別歧視。女人退一步,真的是海闊天空。 

你看唐太鄧蓮如、趙太何琍琍、李太徐子淇等,嫁人之後,話退就退,順理成章之至,從沒有社會及輿論壓力,大家只會讚她們「好福氣」。

像百惠,全盛時引退,從此化身為「傳奇」,繼續堅持不復出,甚至升格為「神話」。 

但是男人?三十年不出來做事,你有病呀?即使經濟能力許可,他本人面子上,亦未必過得去。 

你可以說不公平,可以告上平機會,世情卻是如此。 

於是出現一種難處:明知時不予我,明知力不從心,明知運去金成鐵,作為男子漢大丈夫,為國家為民族,卻很難勸他退下來。 

究竟怎樣才可以找下台階?一是減工作量,小「做」怡情,親友賒借免問,加上祖宗積德,或許,可逃過一劫。 

二是養病,如前述(《不如傷病,不如不做》二月十三日),乘機退下來,哼哼唧唧,優優游游過一日,總好過受累欠債,落得個家破人亡。 

真的要一個男人不做,難,難,難。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

(轉貼) 十年好景,歸於一劫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朋友妻代丈夫問前程,去年(二○一六年「廉貞」「化忌」),受眾損友拖累欠債,倒霉到不得了。 

流年轉換,二○一七年丁酉,可有機會止血? 

剛相反,時來運到,朋友得貴人助力,終可擺脫去年的債務糾纏。表面看,否極泰來,終於守得雲開。 

豈不甚好?由於朋友夫婦是舊相識,熟不拘禮,於是甘冒干犯,力勸他們,如果可以的話,不如放下,從此遊山玩水,韜光養晦,逍遙度過往後的悠長歲月。 

因為朋友小劫剛完,亦從今年起,步入新的「丙干」大運,將會有十年好景,引領他雄心徙起,乘勝追擊,一路深入敵陣…… 

去到二○二六年「廉貞」又逢「化忌」之時,去年(丙申)的悲慘景況,又會再度出現,殺傷力比上次強十倍。 

慘在到時,朋友將又老十年,天增歲月人添壽,可惜,同時,體力亦更衰退,精神更萎靡,試問還怎會有氣力,應付那隻兇惡十倍的猛獸? 

是真的「猛獸」。朋友夫妻剛經歷過:去年因欠債關係,一家人被扯進黑洞。 

他們的娛樂、假期、夫妻的積蓄、投資計畫,以至好一點的生活質素,統統被債務吃掉。你做多少?賺多少?哪管是血汗得來,剛到手,即刻要在限期前,匆匆上繳給銀行。 

那種感覺,簡直想死,但是當初沒有人逼你借,好不容易才捱過,看到今年立春後,逐漸有點起色。 

怎料拿命盤一看,原來是另一場大劫的開始。之前,竟然是長期的好景。 

對呀,要不是好景,你怎會上釣?怎會加注?那一劫,又怎會累積得夠「大」?輸錢正因贏錢起,唯有設法在出事前制止。 

雖說是受眾損友之累,但追本溯源,大家都是成年人,心知肚明,這是朋友個人的性格悲劇。他好勝,貪威,爭面子。試問怎可以忍手不做?這一沾手,即種下禍根,待十年後應驗,悔之已晚。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

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

(轉貼) 其實我最靚仔/本事/威!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亦舒說過:「即使是最忠厚的女子,私底下,也會相信自己是天下第一美人。」 

其實,男人都一樣。 

即使是最平凡的小職員,平時溫良謙恭讓,私底下,也會攬鏡自照:我才是最靚仔、最本事、最威,集團主席的寶座,應該由我坐。 

說出來,大家笑到跌地,但是捫心自問,他真的這樣想,又不犯法。 

正如資深藝人夏雨,原來曾經以鄭少秋(!)為假想敵。又正如《史記.刺客列傳》,邯鄲的魯句踐,在荊軻刺秦王失敗後,批評他「學藝不精」。 

諸如此類。亦可見,身為女性,最大的心理障礙,是自負美貌。 

而身為男性,則總是衰在「自我意識」(Ego)過度膨脹,無限量放大。年輕時有勇無謀,中年後,自知時日無多,更加心急想證明自己,扭盡六壬博反彈、博上位,而罔顧客觀環境,往往造成災難性後果,還連累家人親友。 

想要正確判斷?站後一些,站遠一些,再回頭看,自然會較清楚了解形勢。加上多觀察、多聆聽、多思考,所得出的結論,才不會太離譜。可惜,大部分人都不會,總是我我我我我,一開口就是「我」,日思夜想的又是「我」,正是「目中無人」,於是遭受到社會的嚴厲懲罰。 

試問誰不想靚仔?好呀,去瑞士參加「抗衰老療程」,包保你靚仔過普京。又誰不想證明自己有本事?好呀,請投入市場試煉。不是單靠社交網站給幾多個「Like」,而是有人真金白銀,肯付錢給你,才是最大的誠意。 

至於要威?最容易,市面上有各式各樣,五花八門的標準。一律是「自尊心按摩」(Ego Massage),大派精神獎,人人有份,總之一定是你最威水,自我感覺非常良好,皆大歡喜。 

像《天龍八部》的慕容復,永遠精神上勝利,話之你離地,佩服。


 hongchi.hk@gmail.com

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

(轉貼) 不如傷病,不如不做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曾經寫過以「不」為主題的系列。 

其中一篇,是《「不做」比「做」更重要》(二○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)。 

年輕時不明白,心頭熱,有得做,一定做做做,通宵十日也給你死出來,拋頭顱,灑熱血,賣命也心甘情願。 

逐漸,終於體會到,原來在人生漫長的旅途上,間中,與其白費氣力,不如懂得收手,懂得潛沉,懂得引退,以「不做」換取時間與空間,固本培元,才是生存的王道。 

無奈身不由己。不是不知道,不是不明白,可惜運去金成鐵,一切都是徒勞無功,動輒得咎。 

但是大戲台已搭建,門票已賣清,觀眾已就座,怎輪到你不出場? 

唯有頂硬上。厚着一張老臉皮,強撐着粉墨登場……那後果之慘,你我不忍聞問,眼白白看着一個好人,就此被眦掉了,粉身碎骨,永無再起之日。 

早知如此,不如不做。卻慘在下台難。 

怎辦?終於從一位朋友的命盤中,得到啟示。與其做得七零八落,傾家盪產,不如收手,只要他肯不做,天下太平。 

但是通常男人,不行!睾丸素作祟:「虎老雄心在」;「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」;「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」。猛將廉頗老了,仍然以「大食」為榮譽(飯一斗,肉十斤)。 

旁觀者看得心驚肉跳:賺一百萬元,倒蝕七百萬元。永不認錯,永不改過;錯也是社會的錯,時代的錯。恨不得將此人捆綁幽禁,怎能強制他「不做」? 

幸好,有個名堂「保外就醫」。病了,就可以體面地下台,赴海外休養,名正言順,光明正大之至。 

年輕時不想做,時興「留學」去。五十歲後,可改為「養病」。沒有人會深究,其實出去玩,但花費遠不及他發憤圖強之時,所蝕的大數目。 

不然,「養傷」也好,乘機快閃,當事人得休息,身邊親友也可鬆口氣。罷,罷,罷,不做算了。




 hongchi.hk@gmail.com

(靈氣逼人 康子)

(轉貼) 回望被斬斷的下半身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我們的基因裏頭,充滿許多缺點:貪婪、侵佔、欺凌、自私、愚昧等等。 

也有最好的:不忍、慈悲、同情。亦因此,才可以令我們脫劫,成仙成佛。 

一切俱是與生俱來。要是不看顧,不小心培養,任由缺點壯大,我們只會弱肉強食,像野獸般生存,又像野獸般被殺戮。 

正因為有不忍之心,令我們善良、溫柔、包容、忍讓,於是可以一起共處,成為更強大的力量。 

連日來,所說的「殺蟻」、「滅蟲」,或「放生曱甴」、「放生四腳蛇」等,俱是想說這回事:「不忍」。 

要是我們不看重,任意磨損,逐漸會變成「殘忍」,對一切感麻木,只懂得單純從利己角度出發,害人害物,誤盡蒼生。像東涌讀者林先生,最近逛富東、逸東等街市,看見魚販ṃ鱔,手法激烈,忍不住向筆者反映。 

平常賣魚不稀奇,可是那些街市的魚販,喜歡一刀兩斷,將活生生的鱔魚,斬成兩段,任由鮮血亂濺。 

或許,他們認為這種售賣手法,才夠噱頭,以表達鱔魚旺盛的生命力,因此可以吸引更多顧客(?)。

林先生當場目擊,只感到「不忍」。當你看見任何一種生命體,在他面前被監生腰斬,拼命掙扎,上半身仍殘留知覺,悲慘地回望被斬斷的下半身,試問哪是一種怎樣的感覺? 

魚販答:「沒事,魚沒知覺,不會痛。」真的嗎?你信嗎?抑或這樣說,會令他們好過些?或怕惹旁人反感? 

其實在街市裏,ṃ雞殺鴨,或宰魚割龜,本屬一種常態,不論是小販,或被擒的畜牲,俱了解自己的命運。既然是工作,又操生殺之權,下刀之時,能否保持一點善心?比喻說:先將魚拍暈,令牠少受點苦? 

殘忍是一種習慣。林生曾向漁農自然護理署、愛護動物協會等反映,可惜俱無成效。追本溯源,希望魚販能覺悟,眾生有情,怎會不痛?



 hongchi.hk@gmail.com
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

(轉貼) 三小強之齊來參拜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連日來,說過家居的蛇蟲鼠蟻,怎可以不提「曱甴」? 

又稱蟑螂,在香港是最常見的家居害蟲:生命力強,形相猥瑣,身有惡臭,偏又生得油光水滑,向你舞動兩條觸鬚時,顯得特別得戚。 

當然不受歡迎。雖有電視劇將牠「寵物化」,暱稱「小強」,但只屬噱頭,甚少人會認真愛上牠們。 

家居曱甴還有一項特徵,就是愈殺愈有。不論你用拖鞋、報章或狼牙棒,將牠拍成肉醬,不久,又再陸續出現,非常討厭。當然你會用殺蟲水、殺曱甴藥,還有最恐 怖的「曱甴酒店」。遠距離射殺之後,消失一會,牠們很快適應,轉眼又冒出新一代的復仇者聯盟,數目更多,抗藥性更強。 

我們應怎辦?朋友智慧先生,試過一次「與曱甴對話」,效果不錯,各位讀者不妨參考。方法跟前述的善男子、善女子等相若,就是默禱,不用開聲,只是專注,誠意地,向對方傳達訊息。 

話說某日下午,當先生在家裏閒坐,忽然發覺前方約五呎左右,有一「小強」。他雖然外表高大威猛,一表人才,卻原來對曱甴怕得要死,於是採取「不捕不殺,視而不見」的應對方法,當睇唔到,睇唔到。不久,小強自動消失,先生鬆了口氣。 

幾個月後,失驚無神,在客廳魚缸邊,又跟小強撞個正着。嚇得他全身血液凝固,定過神來,才發覺牠多了個伴,結果是雙倍驚嚇。急忙轉身退出,稍後再出廳,兩小強不見了。 

朋友以為這樣河水不犯井水,應可圖個苟安。不料一個月後,劇情急速發展,當他正閱報期間,不經意抬頭,驚覺小強已有三隻,一起在茶几前,向他揮舞觸鬚,似是熱情打招呼。 

先生直覺牠們是一家子,可能選出最靚仔、最靚女的出來參拜。當下不敢動彈,暗中默禱:「行了,行了,各位有禮,我不會傷害你們,但是也不想跟你們相處,請盡快離去吧!」 

這樣稟過之後,張開眼,三小強已不見蹤影,似是聽得明白。其後,果然在家中絕跡,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
 hongchi.hk@gmail.com

(靈氣逼人 康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