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

(轉貼) 追不回的感情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時間,我們追不回來。因果,我們也追不回來。 

既已發生之事,不論好壞,誰也改變不了。 

所以說:「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。」 

我們總是要待承受惡果之時,才悔不當初。 

同樣道理,任何沒發生之事,也不應妄想希冀。

沒播種,沒護苗,怎會開花結果?根本不可能。 

因果是百分百的定律,即使是菩薩,也不能逆轉。所以平時說話行事,菩薩會特別慎重,因為知悉一切後來的必然變化,別要生出惡果,到時又要勞心費力去執手尾。 

而一般眾生,卻只顧眼前利益,常以為「做了才算」,圖個短暫的痛快,及至後來受報,才哭哭啼啼。 

像這樣心癡意軟,緣淺孽深,逐漸成為世代累積的包袱,正是菩薩與眾生的重大分別。 

可惜一切追不回來。萬一,你錯過了時間,又錯過了因果,半生一事無成,最後,希望你尚剩下有感情。 

「情」這個字,非常之不可靠。但要是你真的兩手空空,仍希望有翻身機會的話,這是最後一招。 

亦是威力最強大的一招,不可估量。首要條件是本性善良,亦曾經肯善待他人,往後,縱使天崩地裂,國破家亡,只要有一縷餘情猶在,仍有再起的可能。 

所以常說「念舊情」、「敍舊情」,但要是當初,你從來沒施予過,刻薄寡恩,無情無義,稍微對人好一點也吝嗇,怎能指望別人,對你餘情猶在? 

當然最好靠自己本事,縱橫四海,哪處也去得。 

不然,多行善助人,廣結善緣。 

要是皆沒有,或至少,曾經愛過,在人間留情,哪怕對一隻貓、一隻狗也好。要是統統沒有,休說開展第二人生,恐怕連第一階段,也不容易捱過……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

(轉貼) 追不回的因果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
時間,我們追不回來。 

唯一可以補救的,是因果。 

之前,當你只顧食、玩、鲻,不思進取之時,可有做過一兩件好事? 

不需要多,只要做對一件,即足以救你一命,餘生受用不盡。 

環顧我們身邊,其實,有許多這類例子,可惜香港太埋身,說哪一個也不好。 

不如越洋看英國:有個靚仔演員,安東尼安德魯(《故園風雨後》,一九八一年),基層出身,不算紅,不算努力,亦不算特別有才華。但是靚仔呀,正是典型的穿花蝴蝶,翩翩正當行,應該有大把機會上進攀升,或沉迷墮落。 

演藝界又桃花特旺,男女朋友任揀,不妨多玩幾年,起碼去到三十歲後,才考慮安頓下來。

不,可能是自幼窮怕了,安東尼有超乎尋常的智慧。 

二十三歲那一年,已「嫁」給倫敦森遜百貨集團的千金蕎治雅,生一女愛瑪,教母是英女皇的獨生女安妮公主。 

二十三歲?許多人大學未畢業,腦囟有排未生埋,對前途有無限憧憬,怎會急急嫁入豪門?安東尼卻很清楚自己的處境:論出身、家境、資質,極其量,一生努力到盡,僅可能做個三四五铫的小演員,老來仍浮沉江湖。 

當你體驗過英國冬天的飢寒交逼,自然會明白,個人的自由意志微不足道。他唯一擁有的,是青春美貌,年輕時不嫁,難道等年老色衰、聲名敗壞時才嫁?成為百貨大王的嬌婿後,做甚麼也矜貴些,別說靚仔沒付出,這就是因果。 

退一步,別說結婚生育這麼大件事,平時一針一铫、一茶一飯,你肯善待他人,將來必定有好報。 

這是因果的永恆定律。通常,回報的方式或途徑,非如你我所願,但是像澳洲土著玩回力刀,你飛刀放出去,不久,一定會飛回來。 

要是在過去,錯過了努力的機會,沒奈何,時間追不回來,只希望你也曾做過些好事,當有需要之時,終有應得的回報。
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

(轉貼) 追不回的時光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
這是人類命運中,最耐人尋味的一部分。 

有些朋友很早便發憤,三歲開工,不會撒嬌訴苦裝哭,像馮寶寶。 

也有些年少輕狂,三十歲醒覺,猤飛則已,一飛沖天,像李小龍。 

亦有朋友四平八穩,保守持重,大學畢業後加入政府,一路平安到退休。 

卻有一種:長期保留少年心態,率性而為,不甘心供人使喚,不屑屈服於建制,全職度假。 

像一隻漂亮的蝴蝶,飛呀飛,自以為逍遙自在,自以為有享用不盡的美好時光,天空永遠藍,花永遠香,明天起來不知玩甚麼才好? 

直至,終於,有一日,涼風吹起,第一片黃葉飄落,才忽然驚醒。 

作為一個四十多歲的少年人,形勢非常不妙。 

潮流文化曾經嘉許為「傑斗」(Kidult):「童心」(Kid)+「成人」(Adult),這一派的掌門人是米高積遜,但那是千禧年代的事。 

轉眼又十多二十年,連米高都死埋。「傑斗」已過時,還可以怎樣生存下去?途徑有三。 

一、本身很有錢。二、消耗上一代的財富。三、具特殊技能,足以在市場謀生。 

縱使如此,亦難免苦澀。新一代人才輩出,競爭加倍激烈,求財加倍困難,不比千禧年前般輕鬆自在。 

要是連上述三項條件也沒有,處境會很不容易。少壯不努力,沒建下基礎,沒結交人脈,更不了解人情世故,這時候才想急起直追? 

過去四十年的時光,恁誰也沒法追回來。算命只能看出變化,但解釋不到,為甚麼這一位是蝴蝶?那一位是蜜蜂? 

聰明朋友常說起,在澳洲唸書時,報上有位洋女的徵婚啟事:五十多歲了,曾經遊歷地球上四十個國家,誠意嫁身家清白老實壯男…… 

吸引嗎?正如三毛返回台灣,自由放浪半生,後來,總是不忍聞問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

(轉貼) 愛你愛到殺死你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只看標題,以為是少年男女的激情。 

才怪。現今的年輕人,不知多精叻,寧願獨身,旅行,靠父母,找朋友,怎會有興趣搞熱戀? 

不,愛到要殺死你的,竟是六十歲前後的中年人。 

剛發生在將軍澳,六十六歲的退休男子,勒斃六十三歲的妻子,然後墮樓身亡。 

今年二月初,慈雲山五十八歲的士司機,勒斃五十二歲妻,又是跳樓身亡。 

今年一月,屯門五十八歲廚工,殺五十二歲妻,被控謀殺。 

還有去年八月,六十歲夫殺四十一歲妻。又有六十六歲夫,殺四十七歲妻。 

以上種種,有處共同特徵:俱是男殺女,夫殺妻,兇手平均年齡六十多了,行兇的名義都是「愛」。 

對呀,曾經有多位犯罪學家指出,謀殺的動機,統統都是感情原因,幾成百分之百的定律。
正是「愛你愛到殺死你」。只有愛過的人才明白,因為愛,才會上心,才會痛苦,才會不忿。要是不愛,根本無牽掛,雙方講掂數,拍拍手,鬆人。 

只有一點餘情猶在,於是生種種煩惱妄想。要是問題被放大,或沒法解決,思想走向偏激,很容易就走上尋死之路。 

背後,當然有種種說不出的苦,還有千絲萬縷的牽纏。筆者常說,做人愈做愈糊塗,通常去到六十歲中年,別再錙銖必較、黑白分明的折磨自己。 

不如大而化之,吃虧當便宜,才可以繼續走下去。要是不能「化」,起碼要雙方財政獨立,必要時可以互補,或棄保,一走了之,生離總好過死別。 

最難是倚靠單方面長期付出。我們上一代,尚容許全職主婦的存在,現今這一代,要是妻子沒收入,兒女又沒幫補,只靠丈夫一個,退休後,生活逼人,很容易會出事。 

更別提「第二人生」了,多可惜,唯有預早籌謀,並積極向人求助。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

(轉貼) 從否定,到承認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 

聽故事,跟親臨其境,是兩回事。 

當我們在香港,說起花地瑪聖母顯靈,非教徒只當是獵奇,屬遙遠的西方傳說。 

可是當你親自到來,多感受了解,才知道這一百年是多麼不容易。 

我們任何人,俱有類似的經歷:曾經抱有一個信念,遭多方面質疑、挑戰、詆毀,甚至被扭曲,欲哭無淚,欲辯無從。 

逐漸,不如悄悄妥協、低頭、噤聲,默默跟隨大隊,繼續日常的衫褲鞋襪、柴米油鹽…… 

一百年前,目睹顯靈的三個小牧童,卻至死也沒放棄。一百年後,最近的五月十三日,教宗方濟各親自到來,替露茜亞之外的兩小童封聖。 

過程當中,經過無數次懷疑、恥笑、審訊、盤問、否定,從阿媽到教區,從神父到教宗,別說是三個小孩子,換作是成年人,許多早就崩潰了,要放棄容易得多。 

當時只有十歲的露茜亞、九歲的法蘭西斯高,和七歲的謝茜達,卻一直堅持。前者成年後選擇當修女,二○○五年逝世時九十八歲。後兩位在一八一九年,西班牙流感高峰時,先後逝世,現時一起合葬在花地瑪廣場的教堂內,男女分開,各佔一邊。 

對於天主教來說,「封聖」不僅是儀式,亦是公開的信任和支持,從此,在歷史留名,穿越時空,受信眾膜拜。 

一百年前,露茜亞從聖母接收多個訊息,歸納為三個預言。包括:地獄中罪人陷身火海。第一次大戰將結束,第二次將發生。蘇聯滅絕宗教,後再復興。 

還有看見教宗似的人物,帶着眾神職人員,艱苦地爬上高山,後邊有士兵開槍及射箭追殺。

這個畫面,可以解讀為信仰奮鬥。直至一九八一年,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遇 刺、獲救,他視為花地瑪預言的啟示。教會方面,卻不想渲染,集中在顯靈一百周年。至今,已有一百萬信眾雲集,逼爆這個人口約一萬的小鎮。一切卻秩序井然, 反映教會特強的領導及組織能力。亦通過紀念活動,發放信仰、希望,和愛的訊息。對於非教徒呢?俱有一種精神啟示。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
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

(轉貼) 第二人生:過去的伸延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 

人到中年(六十歲),常聽說要開展「第二人生」,但是許多朋友兩手空空,佇立惘然。
他們總是歎喟:「唔知做乜好?」 

於是去旅行,跟足報章上的旅遊版廣告,環遊世界兩、三匝。然後去上課,又跟足校外課程的時間表,學勻一切疑似有趣的科目。 

最熱門是中醫,烹飪亦很受歡迎,外語好在夠實用,間中,也有朋友學風水。 

這是否我們的第二人生?各看造化。不排除有人天生骨格清奇,前半生誤入紅塵,終於等到有機會發揮潛能,一飛沖天,但畢竟是極罕有。 

要是過了若干年,仍然是茫無頭緒,不妨考慮以下三個建議。 

一、天生最擅長做的事。像買№精,可以考慮開二手網店,或喜歡飲酒,可以進口法國酒。

二、天生最喜歡做的事。不一定是琴棋書畫,現代人可以選擇攝影、砌模型、養寵物,甚至是照顧長者。 

三、未來是過去的伸延,沒有人可以跟過去一刀切,應善用資源,令所有發生過的經歷,不會浪費,而統統轉化為營養,供第二人生之用。 

以傳媒為例,最常見是記者 轉公關,或投身政府。亦有像鄭經翰、黃毓民等,挾名嘴之勢從政,經選舉為議員。 

其他界別,有工廠老闆,辛勞半生,六十歲後跑去中國各地考古。另有警察退休後,穿上道袍,當起驅魔人。 

各適其適,卻有共通點:一切不會無中生有,虛空來自虛空,今日你見到的是成果,其實前因早種。像喜歡考古的老闆,二十多歲當營業員時,已喜歡逛上環摩羅街,對古董的認識,是經歷歲月,點滴而成。 

大家都羨慕六十四歲的成龍,他是當今中國票房最高的男演員。但成功怎會是一朝一夕?三十年前,在他創立的威禾辦公室,早有掛橫匾自勉:「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。」(《周易》)身體力行,伸延至今。

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
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
 


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

(轉貼) 好玩,搵錢,又有益

(轉貼 (星島日報報道)

先前說過「六十歲中年人」,不只是年齡數字的轉變,還要是心理質素的改變。 

既然六十歲退不成,休不成,要繼續工作,倒不如開開心心、歡歡喜喜的做下去。切忌苦口苦面,烏雲蓋頂,無謂將那怨毒仇恨之氣,四出噴射,有礙缳生。 

長輩常教我們做人要「化」,是至理名言。做人做到咁上下,逐漸是一筆糊塗帳,都無謂追究是非對錯,試問誰又是白璧無瑕?聖潔到頭上現光環? 

總之大而化之,求其是但,別死咬住十年前的舊事不放。看化之後,才可以玩,勿設太多限制給自己,否則,玩不起。從此開心過日,做人才划算,起碼沒浪費地球資源,同時感染身邊其他人,形成良好的生態循環。 

同時,要顧及搵錢。我們的精神高尚,但不可能脫離實際生活,要維持一個六十歲中年人的體面,只是做到乾淨整齊,已所費不菲,因此一定要有收入。 

六十歲後,市場上仍需要你的智慧。練武之人常有一句:「拳怕少壯」,年輕時生龍活虎,你跟他們鬥氣力,是沒指望了,但下邊還有一句:「棍怕老狼」。 

為甚麼?因為夠狠、夠辣、夠刁鑽,這是中年人的優勢。 

別以為網上有得教。我們出來做事,沒幾十年功力,妄想有任何成就。 

譬如說加息。全世界已經歷過二十年的低息期,新入行的傳媒,或眾年輕的金融才俊,俱沒有機會見識過加息的形態及影響,更別提往後的走勢。這關頭,才顯示到 老師傅的功架。至於公司危機、管治變動,簡單如平時待人接物,中年人具實戰經驗,總會找出應變方法,亦是網上沒可能提供。 

可見六十歲後很不錯,有得玩,又有得搵之餘,唯一掃興的,是需要多從事「有益」活動:早睡早起,節制飲食,減少夜蒲之類。 

畢竟是「六十後」,即使腦袋更活躍,保養得更漂亮,肉身已不堪折磨,復修工程規模龐大,不捨得亦要退下。盡量提早休息,固本培元,你只是剛到「中年」,往後,還有六十年可為。


 hongchi.hk@gmail.com 
(靈氣逼人 康子)